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催眠的理论模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1-15 21:43:58    文字:【】【】【

催眠反应实质是个人的主观经验,当被催眠者依照催眠师的暗示行动,他/她主要的主观体验是:动作如同由一个非被催眠者意愿的外力作用一样,是自发产生的。举个例子:若暗示语是:“你的手臂僵硬,象根铁棍”,那么经典暗示效果是:你的手臂果真自动变得僵硬起来,而不是你有意使之僵硬。这种不随意经验是催眠的经典暗示效果。这些意志经验中的显著变化,是理解催眠实质的关键。现今有以下几种催眠理论来解释催眠意志经验中的变化。


社会认知理论(Sociocognitive Theory

许多理论家(Spanos1986Lynn 等人,1990)已将“意志”(volition,意为按自己的意愿作出选择和决定)概念化为“归因”,即催眠后,被催眠者对自己行为发生的原因进行推理。过去二十年来的社会心理学文献(如Nisbett&Wilson的著作,1977)已证明:日常生活中,人们从一个外在观察者的角度来认识自己的行为,易于对行为的原因进行错误归因。WoodySadler认为催眠中也存在相似的情况:被催眠者简单地寻找各种环境线索来证明自己的催眠行为是“非意志”的(nonvolition),即是催眠暗示的效果而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


分裂经验理论(Dissociated Experience Theory

Hilgard1991)和Kihlstorm1992)将催眠概念化为“讯息处理过程”(information process),此过程包括基本的个体差异:一些情况下,催眠感受性高的人与感受性低的人讯息处理方式十分不同。感受性高的人处理方式可能是:尽管他/她确实有意作出某种动作,但动作产生的意识根源可能未被觉知到。被催眠者没有意识到有关其行为的自我中介性质的重要信息,而在其他情况下,却能正常地意识到。Bowers称之为分裂经验理论。


分裂控制理论(Dissociated Control Theory

Bowers1992)认为,催眠会改变行为的基本控制,而不仅会改变行为的基本控制的自我觉知。因此,催眠感受性高的人讯息处理方式是:在催眠中,行为的低级控制与高级执行控制之间会变得非常独立,从而行为的低级控制未被高级执行控制所支配,使得催眠师的暗示可以直接激活催眠反应,因而被催眠者相当直接和自动地作出某种动作。为了将这一理论假设与分裂经验理论区别,Bowers称之为分裂控制理论。


双重系统控制模型

认知神经心理学家们(Norman &Shallice 等人,1986)假设两个相互补充的系统作为行为的发生和控制中介,低级系统称为“竞争程序”(contention schedul2ing),非中心化,处理贯彻行为;高级控制系统称为“监察注意系统”(supervisory attentional system),中心化,通过调节低级控制系统从而处理非常贯常行为,具有各种监督功能。此模型根据监察系统参与的特性来决定行为被体验为意志行为的程度。如果监察系统有活性地调节竞争程序过程,个人则有意识的现象体验;相反,若监察系统没有参与,既未调节也未监督竞争程序系统,行为被体验为非意识行为;若监察系统监督但不调节竞争程序,行为则倾向于被看作与意志有关的模棱两可的行为。


意志—非意志行为模型(Model of Volitional ver2sus Nonvolitional Action)

催眠的社会认知理论、分裂经验和分裂控制理论联系紧密,但逻辑上并不一致。WoodySadler 以双重系统控制模型为基础,用一个较大的理论框架,即意志非意志行为模型来整合这三个理论。首先,催眠的社会认知理论主要适于模棱两可的情形。监察系统监督但无活动性,不在进行中调节竞争程序过程,这一情况下,催眠师的暗示语可能与意志角色有关,但却是模棱两可的,因而情境因素会导致被催眠者进行非意志归因。

其次,分裂经验理论使用于监察系统内部自我监督功能。Firth1987,1995)将精神分裂的各种症状重新概念化为“意志障碍”(disorders of volition),他用“内部监督“来解释精神分裂的正症状,并认为“内部监督”可以记录下一个行为(包括象思维这样的内隐行为)是否有自我启发的迹象。他假设精神分裂病人的内部监督能力减弱,导致知觉不到行为的意象和自我启发特性,因而将这些行为错误归因为外部事件或外力的作用。例如病人产生的幻听和控制错觉。Firth的模型与催眠的分裂经验理论显著相似。根据分裂经验理论,催眠行为实际上被有意识地执行,但行为产生的意识根源被阻塞在被催眠者的知觉以外。也就是说,一个由内因缠身的经验,被误认为由外因引起。因此,被催眠者所体会到的行为的发生原因是幻觉性的,从而,经典暗示效果被看作轻微的控制错觉。催眠时,催眠感受性高的人产生的控制错觉(即被催眠者将自己的想象转变看起来象真实的经验并且显得象出自外因的经验),可以用内部监督功能来解释。内部监督程序可区别内因产生行为和外因发生事件,并且阻止日常生活中这些错觉的发生,因此,一旦内部监督功能减弱,就会产生错觉。

第三,催眠的分裂控制理论主要适用于监察系统的执行控制功能。WoodyBowers(1994)认为:催眠时监察系统的执行功能相当微弱,低级控制便会从高级执行控制中分离出来,从而减少执行控制的监督,与平常相比被催眠者的行为会少些意志决定的成分。以这种观点来看,催眠行为可能与某些病理学情况相似。例如,额叶损伤病人的“无关手势”(alien handsign)和有关额的“环境依赖综合症”(environment penden2dency syndrome),病人高度可暗示性,表现出相当弱的执行功能,却并没有完全失去高级执行控制。催眠的两个分裂理论暗示了额中介功能的重要区别。功能性脑表象研究表明:意志行为是由一个与驱力刺激行为不同的系统产生的,也即由一个包括北侧前额叶皮质、前扣带皮质、辅助运动区和部分基底神经节在内的系统产生(Firth1992)。意志的自我监督功能关键在于额区,尤其是内部自我监督有赖于从脑前区(如辅助运动区)到有关感觉输入的脑后区的前馈。

然而,并不是说催眠感受性高的人有额叶损伤。现在的普遍的观点是:精神分裂症病人和普通人的区别,不是有局限性脑损伤,而是与意志有关的各脑区相互作用的方式不同。功能性脑表象研究表明(Szecht2man1998):在高度可催眠者当中,易产生幻觉者和难产生幻觉者,前扣带激活的方式有显著区别;许多研究证实(Ray1997Mcguire1995);催眠时,被催眠者的前后脑区以不同的方式互相作用。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