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那些年到底是谁催眠了我们?-2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1-23 09:52:05    文字:【】【】【

从哪说起,还得先讲两个故事。


□ 走火入魔的老百姓


1995年,南京有个艺术青年失恋了,女朋友去了北京。


他很郁闷,于是去找练气功的朋友,让朋友发功,朝北方收集信息,用千里眼遥视一下,看女朋友过得怎样,俩人还有没有机会。


每次信息都不太好,他更苦恼,干脆跟着也练气功,修身养性。谁知运气确实差,练功也遇到了挫折,呼吸吐纳静坐冥想都练得不错,却总发不出功。


半年后的一天,另一个朋友找他,说去舞厅玩儿吧,放松一下。他没跳过舞,朋友说跟着音乐晃就行,怎么舒服怎么来。


他就晃,使劲晃,晃着晃着四肢放松了,但还是跳不起来。


后来他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在练功,正朝人群发功,忽然一个瞬间,气息畅通了,手舞足蹈,摇头不止,口中发出神秘的声音。


从此,他每天都去舞厅练气功,成了远近闻名的霹雳舞王。


这是一本小说里的情节,作者年轻时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气功热和霹雳舞热。我觉得他不是瞎编,这种事有事实根据。


1983年8月,贵州有个44岁的工程师,姓李,有天在书摊买到几本练气功的书。这种书那两年很流行,五花八门。


看了气功书,老李就按着练。一周之后觉得睡眠改善,精力充沛。一日晨起练功,突觉前额冰凉,四肢沉重,浑身发热,肌肉发胀。


他觉得这是「气」来了,非常兴奋,并把喜讯告诉了自己的妻子,说自己入门了。


随后,他找到省里的气功大师,要拜入门下,但却遭到了大师的拒绝。


回家之后,开始整日地翻箱倒柜,口中喃喃自语。


某天凌晨三点,突然起床,双手合掌端坐于床上,说自己练功有法力,乃神人相助。坐到天亮,就身穿内裤,光着膀子出去练功,大汗淋漓,仍不止息。


进入这个状态后,他就开始不睡觉了,吃的也非常少,把家里人急得不行。


最疯魔的一次,拉着他妻子,要当众实施性行为。


1983年9月15日,老李入院治疗。


这个故事,是从1986年贵州省精神病防治院的一份病历报告上看来的,报告的标题叫《气功妄想三例报告》。




听完故事,猛哥和马探长抚掌大笑。


我说先不急着嘲笑「练气功」,仔细看报告,措辞很重要。


首先,报告并未对「练气功」发表什么看法,且一开篇先定下基调:


“气功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并流传至今的一种医疗保健方法,现代研究属于与瑜伽相类似的心理治疗范畴。因练气功出现妄想性的精神障碍,在临床上颇为鲜见。”


先明确气功的医疗保健定义,这很关键。


这也恰恰是一般讨论气功热文章容易忽略的一点,其实在后来嘲讽和批判「练气功」的浪潮中,官方和媒体特意提出了「伪气功」的概念,并没有批判气功。


因此,张大师严大师王大师那是「伪气功大师」,而「人体特异功能」后来也被当做「伪科学」来看待。


贵州省精神病防治院的这篇研究报告里说,据近代研究,气功可使大脑皮层发挥其对机体的调节作用,从而「控制体表温度、血液循环、呼吸和血压等人体的许多生理过程……与国外对瑜伽、自我催眠等的机理研究类似。」


老李和报告里另外两个病例,都出现了四肢沉重、身体发热、前额发凉等感觉,看起来是发烧的症状,但也和西方精神病学研究的「自我催眠」表现一致。


报告最后诊断,老李是狂躁症,但不确定他是先有的狂躁症,还是自我催眠诱导出了症状。


但可以确定的是,三个病人都认为练气功能减轻自己狂躁、幻听、精神不适的症状,报告也认为练气功能让他们进入自我催眠的状态。


气功能催眠,催眠能治病,这是1980年代非常典型的「大众科学」思维模式。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