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那些年到底是谁催眠了我们?-3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1-23 09:53:26    文字:【】【】【

为什么会有这种模式?因为大众追随权威。


□ 人体科学引导人民


先说一本曾经非常出名的杂志,1978年创刊的《自然杂志》。


改革开放头一年,全国召开了科学技术大会,会后最先创办的自然科学杂志就是《自然杂志》。


杂志的目的是让不同学派、不同观点的文章都有发表的机会,“……特别是那些有独特见解,可能孕育着一种科学新思想的文章,即使还不够成熟,也不要求全责备。”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解放思想后,确实很开放,《自然杂志》创刊号就发表了一篇研究气功的试验检测报告。



《自然杂志》创刊号。


这说明,早就有人悄悄尝试用科学方法研究气功是怎么回事了,也说明用科学思维看待神秘现象的传统,是早就有的。


这篇报告提出了「外气」的概念,认为这种练功者可以发出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物质」或者「场」可能是存在的,且可以改变生命机体状态或杀菌等等。


猛哥说,就像《七龙珠》里的气,可以发冲击波,还能做元气弹。


马探长认为,这就是如来神掌啊,从粤语片到刘德华《摩登如来神掌》,再到星爷的《功夫》里都这样。



1982年港片《如来神掌》中发功的场景。


我说没错,还有六脉神剑也是,人能发射这种东西,全世界人的想象力都是相通的。



1990年港片《摩登如来神掌》中刘德华利用信息锅发出绝招「万佛朝宗」,科技加神功。


我认为,后来全民狂热的练功、发功都是「外气」这个概念引发的,一是因为形象生动,二是因为它能治百病,包括癌症,三是在全民科普的年代,这个说法被纳入了科学领域。


更重要的是,它可能激发人体潜能,让人具有「特异功能」。


什么是「特异功能」大家都懂,透视、耳朵认字、隔空取物、切肿瘤、通灵等等。你能想到的超自然能力,都算。


自从1978年底四川小学生报告自己能用耳朵认字开始,「特异功能」就被科学研究收编了。


当时,省委书记听说此事,表示可以研究,要是真的,可以加以利用。


到底怎么利用,没说。但肯定不外是强国利民抵御外敌,和电影里苏联美国搞超自然研究的目的差不多。


那几年,全世界都忙着研究这个。



关于「耳朵认字」的报道。


1979年到1982年,《自然杂志》发表了53篇「人体特异功能」的观测报告和学术论文。


1980年2月,《自然杂志》编辑部组织召开了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


同年10月,编辑部创办《人体特异功能通讯》,作为人体科学研究筹备委员会的会刊。


我想,这个会刊可能就是文章开头猛哥研读的那本《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季刊的前身。



《人体特异功能通讯》里关于耳朵认字的报道。


在人体科学研究筹备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钱学森说了一段影响深远的话:


“1980 年我在《自然杂志》编辑部曾讲过: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恐怕能接受的人是少数。更大范围的是气功。它能治病,人家容易接受。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气功可以。”


也就是说,气功和特异功能的关系,早就说过了。


一直到后来,1996年钱学森在书里还写提到,有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工程师,练了气功之后,不但病痊愈了,有的还练出了特异功能,可以给人治病。


于是,「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与气功研究纠缠起来。而这些风声和概念窜入民间,在商品经济新鲜的刺激下,立成狂潮之势。


据统计,短短几年内,有名目的气功功法到今天已经有两千多种,练功人数迅速增加,短短几年时间,全国的气功迷达到6000万,气功杂志和书籍不知道有多少。


后来那些被骂臭的「伪气功大师」都是那几年出来的。



1987年1月,一位气功大师为人催眠,注意大师的衣着,很洋气,因为是科学发功。


但那时,谁有心思辨真伪呢?国家正在大搞科普,大师忙着挣钱,人民忙着治病,少部分人想着修仙得道。


我们说起这段往事,总会觉得那是乱象丛生的愚昧年代。


那是因为我们这几代人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们:科学是属于精英的,从科学到科普,是自上而下,精英到大众的普及教育,而大众往往是愚昧的,要有精英来引领。


但仔细琢磨,恰恰相反,1950年代到1970年代,中国倡导的是向人民群众学习,尤其是文革时,要「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要相互引领。


比如大跃进时期,我们都知道全民大炼钢铁,其实当时还有一场全民制造「超声波」仪器的热潮,不但制造,还要应用到医疗和日常生活中。


据统计,仅1960年3月到5月间,北京市就有100万群众参与研究「超声波」技术,使用超声波头300多万个。


当时有这样的故事流传:一马脚受伤跛了,将土法制作的超声往马脚一捅,马的跛脚立即好了。母鸡不下蛋,用超声将鸡一捅,母鸡马上就生一个大鸡蛋。



1959年科学普及出版社首版《超声原理及其应用》,书的扉页题词就是时代声音。


马探长和猛哥合理地认为,1980年代的全民狂热是过去三十年来某种思潮的余韵在起作用,毕竟无论是上头、科学家还是老百姓,都刚刚跨过了一个时代门槛,尚未回过神来。


我则认为,这种狂热的源头更早,是两百多年来的某个隐匿的「大众科学」传统,虽中西不同源,但却殊途同归,走到了一起。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