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我的催眠经历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1-26 21:46:18    文字:【】【】【

以下是我的一位来访者的催眠分享


Sat,14 Nov,催眠经历

近来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睡眠质量也很差,经常感觉疲惫,有时候还影响日常生活。我觉得再发展下去很危险,本来是想去心理咨询的,但权衡过后还是找到宋老师做催眠治疗。因为我直觉上认为很多情绪问题不是靠谈话、分析、解构能化解的。

做完催眠我明白了,催眠其实是与潜意识的对话,是自我催眠,这个过程自己也许做不到,也许不能做得很好,所以需要⼀位专业的催眠师对个体进行引导,下面是催眠过程的回忆。

第⼀个场景

我来到⼀个山洞,在山洞里看向一面镜子,看镜子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团光。这个时候我还不觉得自己是这团光。然后我进入了一种状态,感觉我的面部头部在扩大,又或者说我对头部的所有感觉变得非常敏感,这种状态感觉很舒服,我开始觉得我是这团光。我跟宋老师说我想在这个状态待⼀会儿,于是宋老师引导我在这个状态待着......

短暂地待在这个状态之后,我忽然感受到⼀种被遗弃、分离的感觉,开始哭了起来。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接着有⼀个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是被神遗弃或者说与神分离,又或者是被其他光遗弃在地上。但我不理解这个直觉,不理解这个信息,没有立刻和宋⽼师说,我只是模糊地描述说 “ 跟别的光分开了(或是说被别的光遗弃了)”。

在催眠结束时,我才跟宋老师说我这个时候其实有一个与神分离了的感受。宋老师在这个场景中引导我修复,然后在这个场景没有再感受到更多信息,于是宋⽼师引导我切换场景。

下个场景来到一个地方,感觉是夜晚,感觉是森林,接着感觉到⼀种不安。宋老师持续引导,我感觉到了一头狼,我以为我是在森林⾥遭遇到了狼的袭击,但很快我的心进入了⼀种狂暴的杀意,不由自主的大声嘶吼起来,似乎是在与什么东西厮杀,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我觉得我才是狼,我感觉似乎是狼王,雄伟的银毫狼王。但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我自己的加工,所以也没有跟宋老师说。

在⼀阵狂乱之后我平静下来,这时我发现我两手从手臂到手指已经麻木,完全无法动弹,我跟宋老师说我的手动不了,宋老师引导我休息、修复,经过短暂的休息与恢复,手的麻木感退去。


现在想想这种狂暴和杀意,我感觉很熟悉,就好像是我的⼀部分,在危险的时候能够保护我,但在⽇常生活中是不会显现的。然后在这个场景没有再感受到更多信息,于是宋⽼师引导我切换场景。

接下来是宋老师引导我与已经离世的亲人道别,这个过程感觉比较漫长,我⼀直在哭,压抑的情绪释放了出来。未能说出的话语、没来得及表达的情绪都在这个过程中释放了出来。在告别中,宋老师引导我进行心灵修复,并给我进行了正面、光明、保护性的暗示。

如果说当代有什么魔法的话,催眠就是⼀种魔法,这种魔法不是像哈利波特那样拿着魔杖念出魔咒射出光线进行施法,这种魔法是心灵层面的,直接跟潜意识沟通,进行心灵修复和设置防护性的保护。直观地来说,催眠过后我感觉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也比较有信心去面对接下来生活的挑战。回来第⼀天晚上虽然很多梦,但是醒来的时候却感觉比之前醒来更有精神。宋老师的催眠技术很专业,就像⼀位心灵的导师,指引我在生活重新走向正面、光明的道路。

另外,经过这次催眠,我明白了催眠是什么,催眠过程中是不讲逻辑和理性的,信息都是以直觉、感受的方式传递的,都是很主观的。我觉得我也有能力给自己做⼀些简单的催眠,进行一些深层的自我对话,在我需要答案的时候也许能够有所帮助。

2020.11.15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