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艾瑞克森催眠与其他催眠最核心差异是什么?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4-05 17:38:02    文字:【】【】【

佛洛依德与催眠


这两天上Eric GreenLeaf 老师的催眠工作坊,学习到很多,能够看到老师身上散发的师公艾瑞克森的影子,而且手法灵活,简洁有力。

 

在心理学界,米尔顿•艾瑞克森,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在催眠界更是不可不说的人物,因为自佛洛依德放弃催眠疗法之后,催眠就一直讳莫如深,在人们视野中,除了那些被渲染的打着催眠旗号做着表演的,比如‘人体钢板’亦称人桥,就是其他的一些失实与夸大的宣传,这些更是让催眠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也让催眠离人类的生活越来越远,但是佛洛依德创立的精神分析学说,三个主要的理论来源:压抑与抗拒;无意识的心智;移情与反移情,却是来自于自己多年的催眠体验和催眠实践。

 

虽然催眠疗法在佛洛依德这里戛然而止,又被民间渲染的面目皆非,但是从来没有停止许多爱好者的催眠研究与发展,不过都是没有很大的突破,直到艾瑞克森的出现,让催眠真正地进入到正统的医学领域,也让催眠真正地让更多的人受益,让催眠神秘的面纱变得亲民,而他对催眠的运用以至出神入化之境界,尤其是晚年的时候,更是日臻纯美,而且非常艺术性。

 

 

艾瑞克森对催眠的贡献

 


虽然催眠也有很多流派,但是艾瑞克森催眠系统对于催眠界以及心理学界的贡献居功甚伟,甚至乎,在沟通、销售、家庭、人际关系里等其他领域也影响深远。

 

那么,在我上过的艾瑞克森催眠系统的几个老师里,Jeffrey K.zeig、Stephen Gilligan、John Grinder,还有这几天的Eric GreenLeaf ,以及包括Nick Leforce在内,我都从他们那里学习到了很多。虽然都是艾瑞克森的弟子,但是他们的风格都不同,就像我之前文章中谈到的艾瑞克森的一百多个弟子,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风格截然不同,而且你要看他们的催眠都会感觉到他们似乎都是天赋异禀,这恰恰就是艾瑞克森的独到之处,他认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具有丰富的资源达至成功。所以虽然可以从他的每个弟子身上都看到艾瑞克森的影子,但是都不是艾瑞克森的全部,同时也具有弟子个人的最独特的那个面向,所以才形成了风格迥异的不同弟子。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艾瑞克森真正地做到了因材施教。

 

这跟其他派别的催眠也完全不同,其他的一些催眠,你一看就知道太流程化,也知道他下一步做什么,甚至下一句话要做什么,有些老师直接教你背诱导词,甚至变态的要求一字不差地,这样的催眠能达到什么效果,我很怀疑。

 

而艾瑞克森最独到的地方就是,他关注到的是整个人,而非局部,亦非症状,他不会因为一个表症简单地处理这些表症,他总是很智慧地哲学地系统地去处理表症背后的那些东西,因为表症背后还有更大的背景,然而,往往许多治疗师或者催眠师只是关注到表症,而没有关注到表症背后的更大的那个背景,就像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样,结果往往一个症状消失了,另外一个症状出现了,周而复始。

 

就像当斯蒂芬老师提到了艾瑞克森,一直在强调的一件事情,就是永远不要去剥夺掉一个人的symptom(症状),也许他是非常害羞的,也许他是对食物上瘾的,不管他的症状是什么,不要想着是要去削除、抹除那个症状,因为就在那个你以为的问题当中,(可能)藏有着那个人属于他独一无二的礼物,也藏着他能够带给这世界独一无二的贡献。

 

但是艾瑞克森则会像中医一样系统辩证地去看待这个症状,而且是通过症状看到了症状背后的人!这就是根本区别。

 

 

弟子Eric谈艾瑞克森催眠的核心


今天一个同学问Eric GreenLeaf老师,说有那么多催眠方式,到底艾瑞克森催眠最大特点,或者说相较于其他催眠流派,他最优势最核心最吸引人最强大的具有疗愈性的点是什么?

 

老师说:“如果你越学艾瑞克森催眠,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像你自己,越会成为你自己,你就不会那么努力地要去成为别人,用别人的某种方法,学艾瑞克森催眠到了高段,你就会越做越容易,因为那就是你自己独特的方式,不是别人的,就像你打网球,你可以这样挥拍,可以那样挥拍,刚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不太容易,因为你要打准目标,在玩乐器、音乐,做催眠治疗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理念。艾瑞克森有非常明确的表述说学我这种催眠可以让你越来越成为你自己,如果你要成为别人,你学不了我这种催眠。我Eric GreenLeaf如果学的像Jeffrey K.zeig、Stephen Gilligan的风格,那么你们肯定笑趴下的。如果我只做我自己,用我的方式做治疗,那么可能有喜欢我的人,有不喜欢我的人,那都没有关系,不喜欢我的可以不喜欢,喜欢我的可以喜欢,而且他们也会从我这里得到他们要的东西,那么我也会轻松自在,我的内在会越来越完整,不必外求。”

 

 

如何创造你的不同

 


这俩天也遇到很多催眠界的前辈、高手,也切磋技艺,互相交流,也看到了很多即使是催眠专业的催眠师对催眠也有很多偏见、误区,对艾瑞克森的催眠也是一样,曾经碰到一个中国催眠界有点地位的人士,竟然催眠认识和技法还停留在15世纪,(15世纪是我的调侃,是说他对催眠的理解,以及他做的催眠工作还处于 第一代催眠的水平)而确实是这样,这几天也遇到一些人,连相对专业的人士都这样,可见对催眠还不知所以的人会怎样。

 

一些人选择了一个老师,一个流派就在此止步,唯其马首是瞻;而一些人虽然可以学习其他老师或流派,但是都带着固有的认知和偏见,又不愿意吸纳,兼容,当我们把自己局限在一条道上时,我们往往会狭隘了自己的视野,固化自己的思维,僵化自己的认知。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选择上不同老师不同派别的课程,同时接收不同的资讯,我不能容忍我在专业上的‘专一’,我必须让自己花心,才能让自己容纳更多,所谓的专一是在多处寻芳,四下问柳后的专一。

 

而在专业上的突破与创新必是寻芳天下后才有的优雅,就像金庸笔下的郭靖,他正是身集多家之长,遂翩然翱翔,武林尊为“天下第一侠士”,号令武林群雄。

 

而艾瑞克森因其独特的经历造就了他非凡的传奇,也带领了催眠进入了一个优雅的时代,也造就了催眠在心理治疗界的地位,让催眠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