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脑科学:催眠是如何提升学生的专注力的?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7-02 09:25:09    文字:【】【】【
摘要:催眠是一种意识状态 身体自我的表现是认知神经现象学的核心(Metzinger,2000)。 催眠的诱导会产生个体对自我身体主观感觉上的全面变化。 研究表明,催眠可以引起大脑内部结构发生变化,这是催眠对意识状态,自我调节起作用的根本原因。

鼎好身心专栏文


经常有人问:动力催眠是如何提升学生专注力的?

一直以来,我们告诉家长:动力催眠可以训练学生的自主神经的反应性”。

这是十分经典的答案,因为神经系统的稳定性决定了学生是否有能力持久的把注意力专注在学习上。


同时,现代的神经科学的研究,也为催眠影响大脑活动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蒙特利尔大学和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催眠对大脑的影响”做了一系列的研究(Rainville、Hofbauer、Pau、Duncan、Bushnell、Price,1999)。

在讨论脑科学的研究成果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催眠的科学观点做为热身。

以下科学内容为主,害怕烧脑者慎入!




催眠是一种意识状态

身体自我的表现是认知神经现象学的核心(Metzinger,2000)。

催眠的诱导会产生个体对自我身体主观感觉上的全面变化。

研究表明,催眠可以引起大脑内部结构发生变化,这是催眠对意识状态,自我调节起作用的根本原因。


当代科学理论认为催眠的原理有几个方面:

1、主观体验的变化(Price,1996);

2、特定神经认知过程对注意力和执行控制能力产生影响(Gruzelier,1998);

3、参与者和催眠师之间的语境线索和心理社会的互动(Coe、Sarbin,1977);

4、催眠易感性的个体心理特征( Crawford、Gruzelier,1992)。

这些原理在阐述催眠现象的角度有所不同,大家都一致性关注的问题是:催眠是否是一种独特的意识状态?催眠现象背后的科学原理是什么?


催眠状态可以通过个体的主观体验中产生,并且引起整体性的变化,在行为上、自我感受和情绪状态上有明显的反应。

研究人员使用经验分析法对催眠的研究已经确定了催眠状态的一系列表现(Price,1996),这些表现包括:


(1)深刻的心理放松感;

(2)精神专注;

(3)批判性倾向减弱;

(4)对时间、地点觉察暂停;

(5)自主反应性增强。


在我们中心训练的学生家长反馈:在做动力催眠训练之后,孩子对家长的攻击性明显减少,不再对父母的指导表示过激的反应,同时开始自己做事情,写作业,做计划等,自主性明显提升。


这些就是催眠训练后的表现,主要表现在学生对身体自我和心理状态调节能力上。


提高学生学习能力的表现有两个维度,即精神放松的状态和注意力集中程度,这两者都和催眠流程用于诱导催眠的特定指令有明确的相关性。


催眠后身体和大脑的放松状态不仅仅是源于对放松的直接指示,更重要的是催眠流程当中催眠师提供的安全感和催眠内容的一致性。

精神的专注力是由持续关注催眠师的声音和传达的指令的同时,潜意识的安全感提升以后建立的稳定感来维持专注的持续性。

同时,由于对其它不相关的外部刺激源和自发思想的干预的减少和接纳程度的提高,让学生更少的自我批评,进一步强化了正向的专注能力。

一直以来,精神专注能力被描述为“完全关注一个人的主导性资源并导致不受干扰事件影响的全面关注状态”(Tellegen&Atkinson,1974)。


加拿大科学家Rainville等人使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对催眠训练导致的心理放松和精神专注的状态进行了研究。

在催眠诱导之后,立即评估受试者对“心理放松”和“心理专注力”的感知水平,这两个关键维度描述被催眠的经历。

图1.催眠相关的精神放松和专注力提升变化。诱导催眠后,放松和专注力显着增加。


通过对大脑区域脑血流量(rCBF)和自我评级之间的分析,证实了大脑前扣带皮层(ACC)、丘脑、脑干参与了催眠状态产生。

催眠诱导会导致枕骨区域脑血流量(rCBF)的增加,表明催眠状态的特征在于皮质觉醒的减少和交叉模态抑制的减少。专注力的增加与丘脑中的rCBF增加以及侧脑和周围的ACC相关。

催眠期间精神专注度的增加与大脑注意力系统的皮质和皮质下结构的分布式网络中的区域脑血流量(rCBF)增加相关。

在额叶中,前额叶rCBF的增加主要与专注力正相关,而大脑前中部区域rCBF的增加与放松状态正相关。

图2. 在MRI解剖图像的中间矢状图上,显示rCBF和三个自我评级之间的显着正(红色箭头)和负(蓝色箭头)回归斜率的位置的区域(脑干,丘脑和ACC)。


这些研究结果支持催眠的状态理论,催眠诱导产生的效果会影响意识调节作用,对大脑专注力活动有调节作用。


研究表明:催眠影响了脑干、丘脑和ACC中的神经活动。

中脑干和丘脑中的松弛特异性负相关可能反映了脑干和丘脑核对觉醒和皮质唤醒的调节功能。

在功能性脑成像研究中,脑干中rCBF降低,丘脑与警觉性降低有关(Paus,1997),这会导致安全感的提升,可以使人具有不被外界不相关的事物分心的能力。

在催眠过程中随着安全感的增加,对不相关刺激的反应性是明显减弱的,这在催眠过程当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在学习当中就会表现为:上课更加专注,不容易受到其他同学干扰和教室外的噪声的影响。

图3.脑区域显示rCBF与(A)放松和(B)专注的自评之间的正(红色箭头)和负(蓝色箭头)回归峰。


在催眠过程中注意力的增加和皮质觉醒性的减少是相呼应的(Aston-Jones,1999)。

放松和专注对丘脑活动的相反影响可以反映这种补偿机制,其在催眠期间在深度放松的受试者中保持高水平的集中注意力。

这种功能不仅在催眠中是关键的,而且在与睡眠和正常觉醒(如冥想状态)不同的其他深度放松条件下也是至关重要的(Lou,1999)。

鼎好身心专栏文


经常有人问:动力催眠是如何提升学生专注力的?

一直以来,我们告诉家长:动力催眠可以训练学生的自主神经的反应性”。

这是十分经典的答案,因为神经系统的稳定性决定了学生是否有能力持久的把注意力专注在学习上。


同时,现代的神经科学的研究,也为催眠影响大脑活动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蒙特利尔大学和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催眠对大脑的影响”做了一系列的研究(Rainville、Hofbauer、Pau、Duncan、Bushnell、Price,1999)。

在讨论脑科学的研究成果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催眠的科学观点做为热身。

以下科学内容为主,害怕烧脑者慎入!





催眠是一种意识状态

身体自我的表现是认知神经现象学的核心(Metzinger,2000)。

催眠的诱导会产生个体对自我身体主观感觉上的全面变化。

研究表明,催眠可以引起大脑内部结构发生变化,这是催眠对意识状态,自我调节起作用的根本原因。


当代科学理论认为催眠的原理有几个方面:

1、主观体验的变化(Price,1996);

2、特定神经认知过程对注意力和执行控制能力产生影响(Gruzelier,1998);

3、参与者和催眠师之间的语境线索和心理社会的互动(Coe、Sarbin,1977);

4、催眠易感性的个体心理特征( Crawford、Gruzelier,1992)。

这些原理在阐述催眠现象的角度有所不同,大家都一致性关注的问题是:催眠是否是一种独特的意识状态?催眠现象背后的科学原理是什么?



催眠状态可以通过个体的主观体验中产生,并且引起整体性的变化,在行为上、自我感受和情绪状态上有明显的反应。

研究人员使用经验分析法对催眠的研究已经确定了催眠状态的一系列表现(Price,1996),这些表现包括:


(1)深刻的心理放松感;

(2)精神专注;

(3)批判性倾向减弱;

(4)对时间、地点觉察暂停;

(5)自主反应性增强。


在我们中心训练的学生家长反馈:在做动力催眠训练之后,孩子对家长的攻击性明显减少,不再对父母的指导表示过激的反应,同时开始自己做事情,写作业,做计划等,自主性明显提升。


这些就是催眠训练后的表现,主要表现在学生对身体自我和心理状态调节能力上。


提高学生学习能力的表现有两个维度,即精神放松的状态和注意力集中程度,这两者都和催眠流程用于诱导催眠的特定指令有明确的相关性。


催眠后身体和大脑的放松状态不仅仅是源于对放松的直接指示,更重要的是催眠流程当中催眠师提供的安全感和催眠内容的一致性。

精神的专注力是由持续关注催眠师的声音和传达的指令的同时,潜意识的安全感提升以后建立的稳定感来维持专注的持续性。

同时,由于对其它不相关的外部刺激源和自发思想的干预的减少和接纳程度的提高,让学生更少的自我批评,进一步强化了正向的专注能力。

一直以来,精神专注能力被描述为“完全关注一个人的主导性资源并导致不受干扰事件影响的全面关注状态”(Tellegen&Atkinson,1974)。


加拿大科学家Rainville等人使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对催眠训练导致的心理放松和精神专注的状态进行了研究。

在催眠诱导之后,立即评估受试者对“心理放松”和“心理专注力”的感知水平,这两个关键维度描述被催眠的经历。

 


通过对大脑区域脑血流量(rCBF)和自我评级之间的分析,证实了大脑前扣带皮层(ACC)、丘脑、脑干参与了催眠状态产生。

催眠诱导会导致枕骨区域脑血流量(rCBF)的增加,表明催眠状态的特征在于皮质觉醒的减少和交叉模态抑制的减少。专注力的增加与丘脑中的rCBF增加以及侧脑和周围的ACC相关。

催眠期间精神专注度的增加与大脑注意力系统的皮质和皮质下结构的分布式网络中的区域脑血流量(rCBF)增加相关。

在额叶中,前额叶rCBF的增加主要与专注力正相关,而大脑前中部区域rCBF的增加与放松状态正相关。

 


这些研究结果支持催眠的状态理论,催眠诱导产生的效果会影响意识调节作用,对大脑专注力活动有调节作用。


研究表明:催眠影响了脑干、丘脑和ACC中的神经活动。

中脑干和丘脑中的松弛特异性负相关可能反映了脑干和丘脑核对觉醒和皮质唤醒的调节功能。

在功能性脑成像研究中,脑干中rCBF降低,丘脑与警觉性降低有关(Paus,1997),这会导致安全感的提升,可以使人具有不被外界不相关的事物分心的能力。

在催眠过程中随着安全感的增加,对不相关刺激的反应性是明显减弱的,这在催眠过程当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在学习当中就会表现为:上课更加专注,不容易受到其他同学干扰和教室外的噪声的影响。

 


在催眠过程中注意力的增加和皮质觉醒性的减少是相呼应的(Aston-Jones,1999)。

放松和专注对丘脑活动的相反影响可以反映这种补偿机制,其在催眠期间在深度放松的受试者中保持高水平的集中注意力。

这种功能不仅在催眠中是关键的,而且在与睡眠和正常觉醒(如冥想状态)不同的其他深度放松条件下也是至关重要的(Lou,1999)。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